Tuesday, January 13, 2009

放纵

今天的确比昨天差。昨晚一样没有睡好。今天还是请了半天假,因为我知道以我今天的EQ,呆在公司里是死路一条。

原本想要好像昨天一样开着车子四处乱闯,不过在我的混乱中,我很清楚知道,以我现在的思绪,如果还要开车,很大可能会撞车,所以我选择了回到我的住所。

也许,撞车对我来说也未尝不是一个快速解脱的方式,如果撞到我一命呜呼,那我很快就可以到妳现在所在的地方。不过如果撞不死,就等于害了自己也苦了很多我身边的人。

我还不至于要做些自寻短见的傻事。现不要说这些了。

和妳家人通了几通电话,我知道其实没有人在责怪我,是我自己不肯原谅我自己。

怎么可能原谅我自己?我联络到了妳在澳大利亚的同事和朋友们,才恍然发现。

我一直都在为了把你放下而努力,认识了很多新朋友,开开心心地过日子,也确实慢慢的已经把妳的回忆密密封封地锁在我内心的最深处。妳呢?为什么妳就不能和我一样?

当我听到妳的大学同学们告诉我,妳回去后几乎每晚都在偷偷哭泣,经常不吃饭;当我听到妳同事们说,妳经常心神恍惚,一直做错事被老板骂;妳叫我怎么可能原谅我自己?妳明明是交了新的男朋友,我们才会正式划上句号的,分手了为什么隐瞒着我?为什么妳会比我脆弱?为什么要这样糟蹋自己?

即使妳离去的原因并不是因为这些因素,而是一场意外,可是,知道了当我自己在快活当中妳却让自己苦苦受罪,这份内疚,我肯定我会一生一世都背着的。

我知道我是不能这样下去的。明天开始,我再也不会为了这件事请假了。这个背负,我会一直背着,就让我慢慢适应我肩膀上多一个负担吧。今天的放纵,会是我的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

我真的很想念妳,不过,还是放妳走吧。祝妳好好上路,下世千万不要碰到像我这种不敢接受现实的鹌鹑男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