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anuary 16, 2009

回忆

准准一个星期了,那股强烈的思念和愧疚感依然还在,而且有增无减。

这几天,我重新开始投入工作了。我不知道我是不是快要精神分裂了,说了我要尽量去适应永远没有妳的现实,工作时我的表现还不错,面对工作伙伴还是能够有说有笑,不过当我上厕所/去休息间拿饮料的短短路程中,眼泪好像很自然的会出现在眼眶里。回到座位时又会很自然的恢复笑容。

这几天总是看到什么东西都会联想到妳。出外午餐时,到了小贩中心突然吹起大风,几个撑着大伞的桌子被风吹倒了,还记得我们半周年的前一个星期,我们去的那个小贩中心,情况也是差不多这样。在公司里的cafeteria里看到蛋tart,就自然而然地想起我们一起逛巴刹时等那个闻名方圆数公里的新鲜蛋tart出炉。今天午餐在cafeteria里点了素荷叶饭,记得我们第一次去逛园游会也吃了这个。就连我看到Network Analyzer里的waveform也感慨,我们的感情和我现在的心情也是如此:起落不定。

不过总比完全失落,不去上班来得好吧。至少我现在可以在人群面前渐渐地恢复生活了吧。

我知道妳一直以来都有在看我的部落格,每次我看到数据显示有来自Australia的traffic,我很肯定是妳。也许因为这样,所以我会在这里写这些,希望妳离去了依然能看见,因为我真的很想,可是不知道可以用什么方式传达信息给妳了。

希望妳真的能够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