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uly 12, 2009

半年

我听说,要不去想一件事,或是一个人,最好的方法就是弄到自己很忙,让自己没时间去胡思乱想,用工作麻醉自己。。。

为什么在我身上却行不通?这2个星期说得上是我这份工酱久以来最忙,最'天炫'的2个星期,本来慢慢,一步一步的好起来了,这2个星期却退了很多步,好像又回到了起点。。。

我发现,平时的时候会偶尔想你,心情不好的时候就会无时无刻地想你。每天做工做到很晚,很累,脑海里就会很自然地浮现你的画面。。。

半年了,到底是怎么搞得?保佑我,完完全全地从新站起来,好吗?